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定损理赔 >> 正文

【流年】笮山情 若水恋(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岁月的痕迹,在生命的河流中磨洗得透亮迷人。在且歌且行中,留下动人心魄的传奇,也见证了一个时代、民族的荣辱兴衰,演绎了一幕幕爱恨情仇与生死离别。

在古老而美丽的笮山若水,就延续了这悲哀的宿命与不尽的遗憾……

强悍的袍哥大爷,爱恋溢满茶香的纤纤小姐;智勇双全家大业大的龙虎兄弟各为其主,各显神威;充满神秘的彝人与书香之家则遗落下一世悱恻缠绵的忧伤……婚姻的交织、利益的争夺,注定了同饮一江水,却有着不同背景的三个家族,有了纠缠不清的命运,又生生不息繁衍着子孙,延续着恩怨、悲喜、兴衰……

一、笮山若水

何家大院的太太又快生了。

一大早,太太就在院子里散步,轻轻地抚摸肚子,微笑的脸上写满幸福,翕动着嘴唇好像在对宝宝讲着什么。太太是一个很灵秀的女子,心中装满了故事,这时她正轻声地讲:“传说很早以前,笮山是一个很美的地方,可只有一个男人,天帝便嫁女儿与他为妻,后来生下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都不会说话,天帝便让他点亮三束火把,火把亮了,三个孩子说话了,一个说汉语、一个说彝语、一个说纳西语……这就是位于四川西南,有着浓郁民族风情,又极其神秘的大笮县。

大笮四季瓜果飘香,地灵人杰,到处能听到歌声,看见舞蹈。太太腆着肚子,款款行走在若水之畔,洋溢着满脸的窃喜,“孩子啊,这些时候,若水岸边正渔歌四起……”讲到这里,一阵剧痛袭来,太太知道,孩子就要降生了,就连忙回了家。

太太房屋外守着很多丫头、老妈子、还有仆从,就连平日里很少有闲工夫的何老爷都站在太太门外。他是听管家说太太要生了,一口气跑回的。在太太屋外不停来回走动,一脸焦急。“太太啊!你可要为为夫争口气,一定要给我生个女儿呀!这可关系到我们何家的命运啊!”

前一段,何老爷进山收茶叶,遇见了多年的至交阿苦里哈。里哈是彝人中很著名的毕摩,何老爷曾给里哈很多帮助。在闲谈中,无意中谈到家中的太太快生了,何老爷很高兴,添丁进口对何家来说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他欣喜的情绪感染着里哈。于是里哈帮助他占卜一下未来孩子的命运。里哈询问了何太太、何老爷的生辰,闭目念叨着,脸色越来越凝重,最后就像老僧入定。过了很久,他才睁开双眼,缓缓说道:“我本不应该泄露天机,可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就直言相告了。你家太太此胎如若生女,则会保你何家度过一次大灾难,不然你何家恐怕要经历劫难,后就难以再立于高桥。”何老爷深知阿苦里哈是彝人中很有传奇色彩的人物,经他占卜的事情,无不一一印证。

何老爷的焦急心情,是别人无法想象的。他在院子里来来回回踱着步,里屋的叫声也一声高过一声,何老爷的脑门心都沁出了汗,不住用手帕擦着脑门。突然,呻吟声一下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呼喊,然后声音慢慢的微弱下去,何老爷吓得飞快跑到门前,想破门而入,被包管家拉住。门开了老妈子出来了。

“老爷,太太不行了,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孩子的头部出来了,肩部卡住了。孩子的小脸看着有些青紫,快没有呼吸了,再不想法孩子大人都可能出事。”

“不!不能这样!你们必须得让我太太振作起来,无论你们用什么办法。否则,太太、孩子如有不测,你们也下去陪她们!”

那妇人沉吟了一会,就对何老爷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试试,让太太嘴里含上最好的红参。然后试着紧缩孩子的双肩,甚至可能掰断孩子的锁骨……”

“不……不能……孩子不能受到损伤!太太……太太也不能出意外!包管家,快去把我准备送县长的那支上等的红参拿来救太太;产婆,你得用出浑身解数,救我老婆和孩子。只要你能让她们都平安,我一定重赏你。”

何老爷合拢双掌默默祈祷:“老天啊!保佑我太太顺利生产吧,并赐我一个女儿,佑我何家老少平安!”

包管家气喘喘嘘嘘地拿着红参跑来,眼看就到了,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摔了一个大筋斗,鞋子滑落,红参飞了起来,包管家迅速在地上一个翻身,把红参接住。起身鞋也顾不得穿,把红参给了老妈子。回到房里,老妈子把红参放进太太的嘴里,然后轻轻抬着孩子的头,试图轻移孩子的肩部,太太感觉人都快被撕裂般的疼痛。她知道老爷很重视这孩子,所以无论如何要保住孩子。她流着泪恳求产婆:“求求你张妈!别管我,实在不行,保孩子,记住保孩子……”看着太太的哀求的面容,同是女人,产婆怎么能不知道太太的心思呢。她安慰何太太道:“太太我接生无数,相信我,别紧张,我尽力保你们平安,你要坚持住配合我。”张妈用尽了浑身解数,浑身的衣服也被大汗浸透了,但孩子就是卡在那,无法移动,眼看孩子呼吸越来越微弱,何太太也越来越失去信心。

“张妈,求你了!你剪吧……只要孩子能出来……我死了也心甘了!”张妈也知道再这样下去,母亲孩子都会没命的。她又一次跑出房间。

“老爷,现在的情形只能保一个了,大人孩子你要谁?”何老爷张大了嘴,无法闭上,泪水从深陷的眼眶里流出来。想着阿苦里哈的话,艰难地做出了抉择,“要孩子!”说完掩面而泣。

张妈回到房间,问太太还有什么吩咐的。“告诉老爷……叫他好好带着孩子们……注意保重身体……张妈满脸是泪举起了剪刀……何太太做了最后一次挣扎。

奇迹出现了,孩子的肩部滑了出来,张妈欣喜若狂,太太使劲!马上就可以了!何太太顿时有了信心,一阵挣扎过后,终于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何老爷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推门跑了进去,问太太生了一个什么。老妈子面有难色地看着何老爷,何老爷看着瘫软在床上的太太和老妈子手里的孩子,心都提到了嗓门眼。老妈子怯生生地说道:“恭喜老爷,太太给你添了一位小姐。”何老爷先是一愣,继而从老妈子手里抢过孩子,一个漂亮的女婴,映入眼帘,何老爷高高举起孩子,傻笑着。他的举动吓得众人不敢出大气,整个屋子里的空气变得紧张起来。何太太充满内疚地说:“对不起老爷没有给你生下男孩。”何老爷这时才哈哈大笑起来。“是女儿!是女儿!夫人你为何家立大功了。”他抱着女儿又亲又唱,当即取名若水。还高声叫道:“包管家,明天去请来本家亲戚,好友,我们大吃大喝三天。还有、还有开仓放粮,接济那些今年受灾的村民。”何家上下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就在此刻,何太太精神松懈,人一下就昏厥过去。

“太太!太太!”张妈的惊呼声,震惊了在场所有的人。何老爷抱着孩子两步迈到太太床前。

“宝珠!宝珠!”他掐着太太的人中,摇晃着太太的手臂。可太太死灰色的脸上没有生气。何老爷原本松弛开心的心境又一次沉入湖底。

“宝珠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孩子才刚出生,不能没有母亲啊!刚才我实属无奈,没有若水,以后就会没有我们何家,可现在若水没事了你又这样了,老天啊为何这样啊!宝珠,你千万不能有事啊!那样我会愧疚一辈子的!”若水被父亲哭天抢地的声音吓得哇哇大哭。何太太兴许是听见了孩子的哭声,身子动了动。这时候医生也到了,众人拖开何老爷,忙着诊治夫人。

终于在医生的针灸治疗下,何太太醒了过来。

“若水,我要看若水!”

何老爷连忙抱过若水,何太太看着孩子,泪水汩汩直流,差点就阴阳相隔的母女终于又重逢了,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事情呢。医生和老爷终于松了一口气。

何家大肆打赏了太太生产时在场的所有人,随后大摆筵席三天。欢笑声,喜乐声不时从何家传出。

何老爷,为了若水能得到精心呵护请了两个漂亮且健康的奶妈。一个专门喂奶,一个负责抱若水游玩。

若水是何老爷的心尖肉。生一点小病会让何老爷彻夜难眠,听见笑声会让何老爷的心也在欢笑。甜甜的叫声会让何老爷忘记一切烦忧。虽是商贾之家,何老爷仿效书香之家给若水请师父念书,且从小缠足,还请专人教若水刺绣。若水就在老爷和太太的宠爱下慢慢长大。

二、子清初遇若水

曲曲折折的山道,在遮天蔽日的林荫中延伸;由远而近的马铃清脆悦耳,响彻整个山林。鸟儿被惊扑腾的飞往高枝处,偷窥着这一群入侵者。

山路的深处,突现一队人马。领头的是一个年轻男子。古铜色的皮肤,浓密黝黑的头发,轮廓分明的五官,不怒而威的双眸,健硕的身材,双臂布满强健有力的肌肉,穿着黑色对襟衫,披着一个黑色斗篷,脚穿一双黑色的剪口布鞋,骑着一匹枣红马,走在马队的最前面。每走一步都那么有力、沉稳,浑身上下突显着一种冷峻的气质。

哒哒的马蹄声从身后响起,一个敦实的汉子从马上跳下来,“子清大哥,五子脚伤又犯了,现在走不了了,能否休息一下?”子清双眉一皱,眼里闪过焦急,随后溢满温柔、怜惜,与他冷峻的气质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去看看!”“五子,怎么样?很疼吗?能坚持一会儿吗?只有到镇上才能给你找最好的医生。”双手抚着五子的双肩,声音里充满了关切。他真诚、热切地注视着五子。五子也感激地看着子清,坚定地点点头。看着五子表情坚决,子清释怀地笑了,拍拍兄弟的肩膀,叫大家停下暂做休息。于是,草地上横七竖八躺下了很多壮实的汉子。不一会响起了微弱的鼾声。

这条山路,正向山花开得最艳的地方延伸。子清睡不着,他以手为枕,仰望天空,浓密的树荫只投射下几缕如丝的阳光,于是眼睛投向那条延伸到山花烂漫深处的小路。突然想到了出门时父亲的叮嘱。“子清,你一定要早些回来,别在外长时间流连,我们只有你一个儿子,没有你的日子,我和你妈就失去了依靠。现在的你还多了一份责任,莲儿娘俩还盼着你回家呢。”每次出门爹都不厌其烦的叮嘱子清,可这次尤甚。不知道叮嘱了多少次,子清都有些厌烦了。

子清是月城吴老爷的独生子。吴老爷结婚多年膝下虚空,虽说家有薄产,可清冷孤寂。所以四处求医拜佛终得一子。欣喜之余又请高僧算命赐名。可高僧的六字批语让吴老爷惆怅满怀。“此子必会远游”吴老爷苦求解法,高僧只是摇头。在吴老爷苦苦哀求下,只告诉吴老爷待子清长大后,早些给子清娶亲,兴许少些遗憾。

子清长大后,果真是一个极不安分的人,喜欢交朋结友,四处游耍,经常出去十天半月不见踪迹,惹得两个老人极其担惊受怕。于是在子清十六岁的时候就给他娶了月城一武师的女儿。这女子,虽生在武术世家可长了一副花容月貌。吴老爷心想,这女中巾帼总能栓住自己的儿子。子清娶亲后安定了一年,又开始不安分了。不想守着那几分薄产过日子,总想做点什么,改变现在生活。于是就和自己的几个朋友组成了现在这个马队。专门负责给人运输货物,有时也倒腾一些货物自己卖。短短几年,子清的马队就发展壮大起来。这次是接受了一单生意前往笮山高桥送货。

子清正想着老父的叮咛出神,突然听到一阵悦耳的歌声。

“妈妈的女儿出生时,襄帕是九段。虽说九段其实是三片。一片襄女儿,一片作床被,一片背女儿……”这歌声充满了浓郁的民族特色。是子清在家乡从未听过的曲调。

寻音望去,山花丛中冉冉升起一顶青色小轿,轿前面一个身着蓝布碎花的丫头,唇红齿白,胖乎乎的,边唱边采着野花。偶尔转过头来甜甜地笑着对轿内说:“小姐我们已经到风林了,就快到玉石涧了。”小丫头一跳一蹦的,长长的发辫在她跳跃时,在胸前有节奏的跳动,不时在辫尾上插上一两朵小花,或者把采摘的花,送给轿内的小姐,娇俏而满足的笑容让人忘记俗世的烦忧。子清看着这个不俗的丫头,幻想着轿内的小姐一定更加的不俗。心意飘然,突然想到家中的妻小,不由得暗骂自己无耻,狠狠在心中搧了自己几个耳刮子。

正幻想着,那轿不知什么原因重重地倾覆在地上,丫头惊呼:“小姐!小姐!”子清条件反射迅速奔赴轿旁,那轿帘遮住小姐的脸,只看见轿门外露着一双桃红色鞋的小脚,鞋面上绣着一串白梅花。这双绣花鞋艳而不俗,红白映衬煞是好看。标准的三寸金莲,手难盈握,我见尤怜的情感溢满子清的胸怀。只听叫轿内轻微的呻吟声,“春花,快来扶我。快来……”那声音温柔而不甜腻,是子清听到的最动人的女声。此刻的心在颤抖,整个身体的毛孔突然舒张开来,身体也轻飘飘的,像一只充满空气的孔明灯,悠悠荡荡地在空中飘浮。刀光剑影的生活从未让子清胆怯过。可今天,子清感觉到从未有的畏缩怯懦。但一听着轿内温柔的呼救声,子清的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撩开了轿帘,扶起小姐。

此刻才看清,这是一位清丽无比的妙人。白底绿花的丝绸上衣,藏青色百褶裙。胸前佩戴一把别致的刻有若水二字的长命锁,银子的质地很好,晶莹透亮。细致如月的柳叶眉下镶嵌着一汪秋水明眸。那眼波掠过处都会变得柔软。子清心想人真若水啊!不敢再看,慌乱中语无伦次地问道,“要紧吗小姐?”只听见娇柔而不失庄重地回答,“没事,仅是扭着了腰。”此刻的若水,也被眼前的子清惊愣了。高大魁梧的身材,黝黑的皮肤,轮廓分明的脸,一脸的关切,和子清眼神对视的那一刻,若水看见了自己期盼已久的那种深沉、笃定、自信的眼神。而那有力的臂膀扶着若水时,一种温暖传遍全身。若水的脸不经意间有些发热。

怎么用药物治疗癫痫
强力抗癫痫药物都有什么
合肥儿童癫痫哪里好

友情链接:

悬鞀建铎网 | 女人如花剧情 | 支持余额宝 | 人体模特艺术摄影 | 代理大全 | 果冻三剑客 | 阿衰全集漫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