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剑桥商务英语词汇 >> 正文

【东北】秀兰和她的邻居(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又到雁阵南飞的季节了,那声声滴血的泣鸣给萧杀的秋天带来最后的守望,感动着情绪第一个驿站。走出屋外,情绪伴着落叶的波动心里还装着昨天,秀兰很怀念也很珍惜和春英的一路相伴走过的日子。她喜欢把那些欢乐的日子在茶余饭后拿出来和春英聚在一起咀嚼。聊天嬉笑侃大山,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幸亏有春英这个好邻居,有她像亲人一样的呵护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和成就,能办起这个手工刺绣加工业也幸亏了春英的点拨,秀兰感激春英,也很怀念和春英在一起的曾经困苦却欢乐的时光。

看着今日刺绣加工厂日渐发达并走上正轨,看着村里的姐妹们都有活干都能拿到自己的工资,日子过得和城里人一样温馨舒服,心里真是高兴。作为手工刺绣的带头人,秀兰心里波涛翻滚,哪能忘啊,那些困苦的时光,那些年贫困的日子和自己的辛酸。

回忆有些沉重,有些无法言喻的感受和别样滋味,犹如梦幻一般的酸涩和茫然。那些旧事怎能忘呢?

【一】

乡村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一幅农村丰富的画卷,一副乡下人的真实经历。乡村人的生活经历,没有华彩的美丽景致,但能让你看到丰富的人性一面,看到丰富的道德观念,以及矛盾纠葛,最后能暗暗地从归于好的,总是身边的小事 和左邻右舍。

榆树槐树相应环绕的村庄很安静,这个村庄很古朴,地址偏僻,位于黄河下游,曾经是个没人注意的小乡村。这里曾经与外面的‘现代’隔绝,思想还有些落后,人们过着简朴自给自足的日子。没有纠缠也没有过大的奢望和欲望。在属于自己的贫瘠黄土地上收获着欢喜和凄凉。那河岸上的风车是静止的,那些苍凉的泥土屋是炽热的,乡间的土路总是混合着泥土,牛,羊,鸡鸭的粪味。年轻一些的劳动力依旧出门打工挣钱,村上只剩下出不去门的男劳力或者一些做买卖开小店的,几乎每家每户都是妇女领着孩子老人过日子打点家务。

村上的女人都是吃苦耐劳勤俭能干的妇女,都比着赛的往前奔,比着赛地翻盖新房,储蓄存款,比着赛地看谁家过得好,都不愿落在后面。每个女人都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支撑着一个温馨的小家,所有的大小事务都是自己包揽全部当家,风里来雨里去的从没有怨言。女人们也是这个家的总当家人。可就是脸黑,每天辛苦劳作,又没时间打扮自己,也都不喜欢太洋气,个个女人的脸都被日头和田野的风吹嗮黝黑,就是进城赶集让人家一看就知道是哪里的乡下女人。

秀兰和春英是多年的邻居,两家关系一直很好,男人都出门挣钱,她俩有什么干不了的活就联手一起干,有些好吃的也互相窜换着吃,有什么为难遭灾的总是互相帮忙互相关照。

秀兰记得和春英相识,那是一个冬天,她俩在改革开放的头几年一起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小村,做了邻居,住在一个胡同并且是斜对门。秀兰是湖南来的,身材不高长相俊秀,梳着羊角辫子,一脸的稚气。嫁了一个比她大十六岁的男人。春英是东北来的嫁了一个比她小两岁的丈夫。秀兰比春英小三岁就喊她姐姐,因为她们都是外地来的没有亲人,所以就像亲姐妹一样来往着。那时的村里人都喊她俩是外来妹。

在八十年代里,这里还很贫困,几乎是与外面的繁荣发展隔绝滴。这里虽然也土地承包了,可是人多地少土地贫瘠,不能灌溉只能靠天吃饭,粮食收获很少。只种一些山芋高粱,棒子和棉花,几乎家家都不够吃。尤其一到春天便是家家断粮的时候,只能吃着野菜参和地瓜面子的黑窝窝,喝着野菜汤,弄得村里人人脸上都是黄巴巴的菜色。

那年月,都是家家矮矮的泥土房,斑驳的墙皮丑陋的样子一排排簇拥着挤占着,隐没在榆树槐树梧桐树的阴影中。远远地只要看到一片树影就知道是一个小村存在着,喘息着,默默地活着。

这里常年干旱,一到春天风多的时候便黄土飞扬让人睁不开眼。既没有电灯也没有柏油路,更没有钱花。可村里多的是数不清说不上媳妇的单身汉俊小伙和满街闲逛的鸡鸭狗鹅。那时喂的牲灵都不圈养,在外跑着能找点食吃。因为贫穷,很多说不上媳妇的劳力们就东借西凑地花钱买女人,那些被拐来买卖的妇女几乎含概了每一个省市,所以就滋生了人贩子,那时的法律也不健全,人贩子每个村都有一两个。愚昧的人们都觉得这些赚黑心钱的人贩子在做好事,要不是他们的倒卖妇女这村里的光棍汉子还不多了去?所以很多弟兄多的愿意花这个冤枉钱,有个媳妇传宗接代就是荣光。就有很多不同口音的外地女人被买来骗来,做了这里的婆娘。这里很少有人都喊这些妇女名字,都是谁谁家的,比如张三家的,李四家的,王二麻子家的等等,很多女人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无名氏了。

秀兰就是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被人贩子拐来的卖给了这里比她大很多的一个男人。秀兰长得俊俏,那年她才十八岁,正是懵懂的青春期,不知道外面是这样的肮脏龌龊和险恶。秀兰家是湖南山区的日子更贫穷,十八岁那年就跟着别人出来在一家窑厂打工,看上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并被那个小伙子的甜言蜜语迷惑哄骗,跟他来到他的其实很贫穷的家。秀兰穿的很破旧,那个男孩并没给她买过衣服却因为喜欢他在这个冬天来到了偏僻的遥远小村。可是命苦的她并不知道那个男孩有女人,而且是个当了父亲的骗子。更可悲的是那个面善心狠的男人因惧怕老婆的威力竟转手把她卖给了邻村的比她大十六岁的小个子男人,两千块钱啊,在那时可是个天文数字。

那年的冬天好像特别寒冷,经不起秀兰的整日以泪洗面,外面寒风呼嚎,几天就下一回雪,整个小村都是白皑皑的特别空旷。

春英就是秀兰的邻居,她的命运比秀兰的命好多了,她是经人介绍谈的对象,虽然男人很木讷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男人很疼她关心她,而且年纪相当除了贫穷没有什么缺憾和惋惜,心安理得地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尽管日子很贫困却也不乏其乐融融,温馨熨帖。

春英和秀兰住一个胡同斜对门,春英为人善良诚恳,也很同情秀兰的处境,就经常找她玩,每次聊天秀兰都会落泪,都会羡慕春英的日子和自由。秀兰喜欢和她玩,也喜欢春英的直率和单纯,很能说得来,在一起很是蛮开心。可是当时的秀兰并不自由,不能经常出来,也不能随便外出串门玩耍,偶尔出门也是她那裹着小脚穿着搭档棉裤和对襟大棉袄的婆婆在后面紧紧跟着,婆婆并无恶意,只是怕怕秀兰逃跑溜掉,怕到手的鸭子插翅飞了。

秀兰的婆婆也曾反对秀兰和春英在一起玩,总怕春英和秀兰说什么在把秀兰拐跑,有事没事的就用白眼瞪春英。春英明知道秀兰婆婆的用意,却故意和秀兰来往,故意气秀兰的婆婆。她和秀兰都不喜欢她婆婆,背后喊她老妈妈,老妖婆。秀兰的婆婆也不是省油的灯,有时会指着光秃秃的槐树干上的黑喜鹊骂娘:“你它娘的山蚂蚱子,整日偷偷唧唧唧唧,不是什么好鸟。”每到这时春英和秀兰就特开心,在一起时就偷偷滴笑,反正老太婆不敢当面骂就是了。秀兰的婆婆穿着大襟棉袄大腰棉裤裹着裤腿露出一双小脚,特像过去的地主婆妖里妖气的可爱着,防备着,日子就这样不温不火地过着。

其实秀兰刚来的时候,不吃不喝寻死寻活地闹腾了好几天,也不许男人碰她一根汗毛。小个子男人对她很害怕,事事依着她,并每天给她做好吃的,那时白面特稀罕,可秀兰的男人总是想方设法单独给她做一碗面条,再嗑一个家鸡蛋,每晚如此。但秀兰就是不买男人都帐,依旧不理他。那年冬天冷的出奇,滴水成冰。男人就给她灌一个热水袋暖脚,并在泥土房里点上一个煤球炉子。秀兰的婆婆也把以前自己纺线织的最好看的花布拿出来给秀秀做衣服,一家人百依百顺地照顾秀兰。也许是他们的善良和用心感动了秀兰,也许是因为远离家乡缺少关爱而感到了温暖吧,总之秀兰相信了命运,无可挽回的命运。秀兰终于接纳了那个男人,并把自己的身子奉献给了那个比她大十几岁的小个子男人。秀兰每次和春英玩时就会伤感无奈地总说:“这是命,我认了。”春英也劝她,在哪里都是过,有个好男人心疼就行了。秀兰的心酸酸的,说春英,幸亏还有你这个邻居,要不然真的过不下去。春英也对秀兰说,放心,以后咱俩就是亲姐妹,有啥事咱一起扛着。秀兰的心稳定下来,安心地在这里过日子了。秀兰的男人高兴,婆婆也高兴了,对春英也好多了。

【二】

这个小村虽然地处偏僻,人们的思想落后愚昧,但乡风淳朴人们心地善良热情,一家有事家家都来帮忙。这里家族风气很重,一家有重要的事就请这里辈分最高的族长出面当家主持。这里一个村也就一两个姓,同一个姓氏在一起居住。春英和秀兰的男人都姓郭,属于一个家族,就是已经出五服了,不近了。所以他们这个村姓郭的很多,就叫郭家集。

那时候,也许是因为没有电灯的缘故,每天晚上都早早地喝汤,这里的人管晚饭叫喝汤,据说是以前粮食更不够吃时晚上不干活了就不吃干粮,只喝点汤充饥所以就叫晚饭为喝汤,直到现在也有很多人管晚饭叫喝汤。见面的头一句就问“喝汤了吗?”“喝了。”人们有个习惯每吃晚饭时都把碗端出来在胡同吃,那碗都特别大像个小盆,有的蹲着有的拿个马扎坐着吃特别热闹,拉着呱唠着嗑谁谁家的来了媳妇谁谁家的刚买来就跑了等等的家长里短的饶有兴趣闲侃着,这也许是人们消磨时光的唯一办法和乐趣吧。

时间久了,秀兰的婆婆渐渐的不盯着她了,知道她安心过日子了,知道秀兰不会跑了,所以放松了对秀兰的看管。晚饭秀兰也端着碗出来吃,春英便和秀兰蹭在一起边吃边聊,偶有好吃的就换着吃,在人多的时候她们从不说自己的事,也怕猜疑什么。春英教秀兰做棉袄棉裤,秀兰教春英纳绣花鞋垫,她们在一起有事互相帮助,日子倒也充实快乐。

看着秀兰这样安心地过日子,秀兰的男人对秀兰更加呵护了,变着法的给秀兰弄好吃的,秀兰就偷偷地给春英送去一点。秀兰不流泪了,她说对春英说:“以前她喜欢的那个男人长相好嘴又甜可心眼不好,竟舍得将她卖掉,黑心的!今天这个男人虽然大些个子矮些但心疼她爱护她对她实心实意,这都是命,俺也不想再折腾了,就这样凑合过吧,我又跑不了。”其实秀兰心里酸酸的,春英哪能不知道?有时也陪着秀秀酸酸的难过一阵子。

转眼到了春天,人们都开始干活了,这里有一个小砖厂,男人都去干活,拿个坯模子自己扣土坯,一块土坯窑主给二分钱。要是妇女帮忙加上起早贪黑能扣六七千块土坯,每天就能有十几元的收入。春英是个勤快人每天都帮丈夫去干活,不久脸就嗮得黑黑的,和当地的妇女一个模样了。秀兰的男人不舍得让秀秀兰干活,只让她在家做饭洗衣服就行。秀兰养得又白又胖每天在街上溜达玩,可她的婆婆看不上了,有事没事地指鸡骂狗地叫嚷着:“你个没爹的憨鸡憨狗,光吃食不看家,到处瞎逛啥?”有时秀兰不言语,有时也和婆婆对着干:“死老婆子叫唤啥?看不顺眼俺走。”每到这时候婆婆就不吱声了蔫了,她还真怕秀兰走了,到时那两千块钱打了水漂不说,儿子上哪说媳妇啊?

秀兰的男人弟兄四个,他是最小的,上了年纪的老娘就跟着他过。他是个孝顺的儿子,每挣来钱都交给老娘管着。有一天秀兰管婆婆要三块钱想赶集婆婆没给,秀兰憋气觉得活得窝囊,三说两说就和婆婆吵了起来,秀秀人小但挺精明,等男人回来就说:“你想和俺过日子就把挣来的钱交给俺管,要不然俺没心和你过,看你那老娘孬的很,看着俺跟看着贼似的,再说弟兄四个凭啥老太太跟着咱自己过?”男人说:“行,俺啥都听你的,以后挣钱交给你管,但别把咱老娘撵走就行。”就这样秀兰早早地当了家,婆婆没了大权又怕去别的儿子家受气,就只帮着秀秀做饭喂鸡鸭啥事也不管了。

这个小村偏僻些但却是邻村和西边的乡镇通往县城的一个必经之地,白天路上也很热闹,人来人往还有推小车担担的总有很多人经过。

不久来了一个很帅的小伙子是很远的别村的人,在这里开了一个小饭馆,小伙子不但长相好人还能说会道有文化,所以生意也不错。一碗豆浆五分钱,一斤油条八毛钱,炒一盘小菜一块钱,过路的去县城的就不断有人吃,门口很是热闹。秀兰没事的时候就经常去那个小伙子饭馆玩,渐渐的就和小饭馆的老板混熟了,有时也给他帮帮忙提水端菜的。村里的人们都忙加上不是自家的事谁也没留意什么,秀兰的婆婆也没留心什么,可是不久秀兰就不见了。

这可把秀兰的男人和家里人吓坏了,去看看秀兰经常玩耍的小饭馆也关了门,这才知道让那个小伙拐跑了。于是整个村庄炸了锅,人心慌慌,族长召集了所有郭姓族里男人连夜去找。她的丈夫也被派去找人了,可她多希望秀兰别回来,好不容易有个可心的人能陪着过一生多好啊。春英的心砰砰地跳着祈祷着担心着:秀兰远走高飞吧,千万别回来!

这一夜春英没睡着,心一直提着。真希望秀兰在外平平安安,别被抓回来。可是天刚刚放亮的时候秀兰还是被抓了回来,是他的男人和村民们用地板车把秀兰捆着拉回家。

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是正规的
济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有哪些好的癫痫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悬鞀建铎网 | 女人如花剧情 | 支持余额宝 | 人体模特艺术摄影 | 代理大全 | 果冻三剑客 | 阿衰全集漫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