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么开黑网吧 >> 正文

暑假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人与人之间如天上白云,水中浮萍,时而聚,时而离。聚是为了离,离是为了再次的相聚。

——题记

(一)

时光不知不觉来到了6月底,渭北高原的小村庄早晨还有点安静,夏日的清晨来得格外早,太阳刚刚露出笑脸,安然就起床了,今天要去学校领取通知书,又要放暑假了。安然特别高兴,因为可以坐上火车去新疆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了。想到这里,赶紧洗把脸,背起昨晚就收拾好的书包,一蹦一跳地向村子北边的学校走去。

安然今年十一岁了,打记事起,就一直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前几年还有舅舅,舅舅在县城一家单位上班,自从在县城买了房后基本上不怎么回家。偌大的家里就剩下安然和姥姥姥爷三口人。只有放假或者偶尔的周末舅舅一家三口才回来,有时也会把安然接到县城住一两天。

记得春节的一天晚上,舅妈和姥爷商量,把果园承包出去,让姥爷姥姥带着安然一起住到县城,一家人也是个照应。可是,姥姥坚决不同意。已经懂事的安然知道,都是因为自己。

爸爸妈妈在新疆,还有一个比安然小好几岁的弟弟,才上幼儿园。爸爸忙着上班,妈妈也没有工作,一般在家里照顾弟弟。有时也会出去做些零活,贴补家用。

安然知道,舅舅前几天就托人给自己买好了明天下午去新疆的火车票。而且连续三年都是这样,也就是说,安然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暑假都会去新疆和爸爸妈妈团聚,不过,每次都是自己坐车去,开学前再自己坐车回来。

来到学校,安然和同学们一起参加大扫除,收拾教室里的桌椅。然后站队去操场参加结业典礼。校长还颁发了本学期的三好学生奖状和奖品。安然这次不但又考了全年级的第一名,还得了200元的奖学金。不用说,这些都是要带到新疆让爸爸妈妈看的,平时得的奖状都被姥姥贴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也成了姥姥、姥爷的骄傲。

和往常一样,安然从学校回来,赶紧去厨房烧水、洗菜、淘米做饭,劳动了一个早上的姥姥和姥爷进门饭就差不多好了。

“姥姥,”听见大门吱扭一声响,安然知道是姥爷他们回来了。走出屋子一看,原来是舅舅。再定睛一看,姥姥和姥爷进给在后面,三个人又说又笑。

安然知道,舅舅是来接她去县城,明天一早送自己去省城的火车站。到下午自己就可以坐上开往有爸爸妈妈的新疆昌吉市的火车。

村子里的同龄孩子可羡慕安然了,小小年纪独自坐火车去很远的地方,而且还能在摇晃的火车上吃着平日很少吃的方便面,口袋里装着很多零花钱。可是谁知道,安然的心里是多么难受。

虽然小伙伴们没有自己有钱,没有自己有那么多的好吃的、好穿的,但是人家小伙伴天天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呀。

吃过午饭,姥姥给她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叮咛:“笑笑,坐到火车上,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更不能吃人家给你的东西,小心一点。”说着,还抬起头看看安然,“到了那里,要勤快点,替妈妈照顾照顾弟弟,弟弟欺负你了,就给姥姥打电话……”

“姥姥,你都说了八遍了。”安然笑着说。

“是吗,你数过了?”姥爷乐呵呵地接过安然的话。

舅舅坐在一边抽烟,偶尔也插上一两句,“笑笑,一年没有见爸爸妈妈了,到那里可别惹他们生气,爸爸、妈妈也不容易,把你放到家里也没有办法,理解理解他们。”

安然心理也舍不得离开姥姥姥爷,但是又十分想念爸爸妈妈,怎么办?

转眼到了第二天,舅舅一大早就带着安然坐上开往省城的汽车。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就到了火车站,离乘车还早,舅舅就带着安然去附近超市转了转,又给她买了一些吃的。直到下午五点钟,舅舅才带着安然,提着行李向候车室走去。

舅舅一直把安然送到火车上,帮她找到铺位,放好行李,还不停地叮咛着。安然静静地听着舅舅的每一句话,眼睛专注地看着舅舅把自己的包都放在那里,免得下车时丢掉,这些早已习惯了。

安顿好安然,舅舅还在不断地叮咛着嘱咐那,安然却躺在自己的铺位上一声都不吭。直到广播里催促送亲友的朋友离开车厢,火车马上就要开了,舅舅才下车,就这,还站在车下一直看着火车缓缓地驶出车站,才离开月台回到住的地方。

(二)

火车一路飞驰,到第三天早上十一点多,停到了昌吉站。

安然早已把行李让旁边的叔叔从货架上拿到自己的身边,就等着火车一靠站,就可以下车也不至于落下什么。

火车终于停下来,乘客们开始一个挨着一个下车。安然看着身边的行李,再看看自己,心里还真的有些愁。还好,刚才的叔叔主动帮她提一个大包。她呢,背上背一个,脖子上挂着随身小包,紧紧地跟在叔叔身后。

一下车,安然让叔叔把包放在自己的脚下,她知道爸爸或者妈妈一定在一边等着自己。

“笑笑……”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安然循着声音,只见一身制服的爸爸向自己走来。

“又长高了呀,哈哈,宝贝让爸爸抱抱……”爸爸兴奋地说着,蹲下身子就要抱起安然。安然一声都不吭,也没有任何表情。爸爸抱起安然,用脸蹭蹭安然的脸,扎扎地,安然巧妙地躲开了,顺势也从爸爸的怀里溜了下来。

爸爸提起包,腾出一只手拉着女儿走出车站来到自己的车边。拉开车门,安然看到了一个大红的气球,她知道,是爸爸特意给自己买的,以前都是坐公交车,到家门口的时候,才给买的。到自己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会自己扎破气球,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回家的路上,爸爸不停地问家里姥姥和姥爷的情况,还问安然乖不,惹舅妈生气了没有,学校里有什么新鲜事……一个问题接着一个,安然都有些不耐烦了。

安然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爸爸的问题,眼睛一定盯着窗外,随着路边的树木快速后退。

(三)

“哈哈,宝贝,到家了。”爸爸一边停车,一边对安然说。

安然推开车门走下来,妈妈就在家门口,看上去已经等了好久了,怀里的弟弟已经睡着了。安然提着自己的包,轻轻走到妈妈跟前,微微笑了笑,而后又不说话了。可以看出,妈妈的眼里溢着晶莹的东西,但很快就消失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进了家门。安然换上鞋,把随身小包放到茶几上,这时妈妈从卫生间出来。

“笑笑,赶紧洗个澡,就舒服了,完了就吃饭。”妈妈说道。

安然笑了笑,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洗浴间。龙头上的热水哗哗地冲洗着自己。十一岁的安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龙头下,不知是泪水还是喷头上的水顺着安然的脸直流。

从洗浴间出来,餐厅的饭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爸爸笑着拉过来换好衣服的安然坐在自己的身边。弟弟也醒了,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姐姐。

饭桌上有木耳炒鸡蛋、牛肉炖土豆、还有醋溜土豆丝、凉拌三丝……都是安然最喜欢吃的菜。安然挨着爸爸坐,妈妈和弟弟坐对面。但是,安然还是不说话,只是用眼睛看着家里这一年来的变化。

安然一边慢慢地吃着饭,一边回答妈妈的问话,和路上爸爸的问题没有多大区别。弟弟也乖乖地吃面前小碗里的饭菜,偶尔也会冲着姐姐笑一笑。爸爸、妈妈轮番着给安然夹菜。

“我不吃了,困了。”安然放下筷子说道。

爸爸赶紧接过话说:“好好,爸爸带你看看你的房子。”站起身走到旁边的房子前,推开房门,房子里一尘不染,床上铺着卡通图案的床单,书桌上还放了一台电脑。

安然躺在床上,爸爸拉过毛巾被盖到她身上,“宝贝,睡一会,坐车也挺累的。下午带你去转转。”爸爸总是高兴地说着话。

爸爸在床头坐了一会,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安然迷迷糊糊地,一会儿睡着了,一会儿又醒了。睡梦中还是在姥姥身边,还是和小伙伴们一起上学、玩耍。醒来后,连自己都不明白,从离开姥姥的那一刻,安然都在想象着和爸爸、妈妈见面后的开心,可真正看见他们了,连一句爸爸或者妈妈都叫不出来。

安然告诉自己,等会儿见了他们,一定先亲亲热热地叫一声“妈妈”。

(四)

夏日午后的太阳懒洋洋地挂在西天,安然睡起来已经太阳偏西了,连自己都没想到一觉睡到这时候。

洗漱完后站在客厅,家里安静极了,只有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地走着,再仔细看看“家”,虽然面积不大,妈妈却收拾得一尘不染,新换的液晶大彩电挂在墙上,颇具现代气息。也不知妈妈做什么去了。摸摸肚子有点饿了,看看茶几上有一些水果和饼干,她坐下来,刚吃了一块饼干,就听见门洞响了一声,转身一看,是爸爸、妈妈,还有弟弟。

“宝贝,醒来呀。好,收拾收拾,我们去外面吃烧烤去,赶紧换衣服。”爸爸一看安然坐在沙发上连鞋都来不及换,就说到。

“就是,爸爸前几天就说呢,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那家吃烧烤。我给涵涵拿件衣服咱就走。”妈妈也随声应和道。

本来想好再看到爸爸妈妈要叫的,可还等不及出口,又咽回去了……

就这样一天挨着一天过去了,安然也不记得是哪天,她开口叫了声爸爸、妈妈,两个人乐呵得都眼泪盈眶了。安然才知道这一句普通的称呼对爸爸妈妈是都么重要,是多么的渴望、多么向往,在他们的心里,其实自己和弟弟同样重要。也许在没有看到自己之前,爸爸妈妈和自己一样,想象着见面的幸福时刻,想象着女儿一看到自己就扑到怀里的那一瞬间的快乐,可是没有,三年了,每一次离开姥姥的时候,姥爷、舅舅、舅妈都会叮咛见了面一定要叫爸爸妈妈的,每一次在火车上,也会告诉自己的,但每次见面都是爸爸满脸欢欣,而自己总是那样平淡、冷静。

(五)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周内爸爸正常上班,偶然也去办事,但是每天晚上都会在家,一家人看电视,逗着弟弟玩,安然也会给弟弟讲故事,带着弟弟玩。似乎一家人都很珍惜着一年一度的团聚。

有几次,安然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她想问问妈妈,为什么把自己留给姥姥,家里又不是没有条件。再说了,因为自己,姥姥姥爷一直不愿意跟着舅舅进城生活;因为自己,姥姥姥爷还要在地里劳作,多辛苦呢……

爸爸好像也有心事,特别是女儿提出要玩什么,或者吃什么,爸爸从来都不拒绝安然的要求。一个周末,一家人出去,妈妈带着弟弟游乐城玩,爸爸带着安然,走到一座天桥上的时候,安然停下脚步,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突然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和妈妈从自己身边走过,身上穿了一件可漂亮的裙子,羡慕的安然盯着那个女孩,一直到人家下了天桥。

爸爸走过来问:“宝贝,那件裙子漂亮不?想要不?”

“嗯,漂亮。”安然点点头,小声说道。

“好。等一会。我去去就来,别乱跑哟!”不等说完,爸爸朝那对母女追去。

安然站在天桥上往下看,只见爸爸追上人家母女,拦着人家,不知在说些什么。一会又回来了。

“走,宝贝,爸爸给你买那条裙子去。”说完拉着安然就向前走。一眨眼就来到了一家商场,找到一家童装店,安然一眼就看到了那条漂亮的裙子。

爸爸对服务员说:“麻烦拿一条让我女儿试一试。”

服务员挑了一件递了过来,帮安然穿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安然笑了。

“麻烦您再给拿件粉色的,谢谢。”安然还沉浸在试穿衣服的快乐中,突然听到爸爸说了这么一句。她知道,爸爸一定又是给自己买两件换着穿,以前总是这样的。

去年回来,还是在公园玩。爸爸看见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孩身上的衣服很好看,硬是拉着人家小孩问在哪买的,吓得人家小姑娘直往后退,惹得人家妈妈差点报警,多亏爸爸拿出自己的警官证才了事。人家小姑娘的妈妈最后才告诉衣服是在哪家商场买的,爸爸就拉起自己直奔那家商场,二话不说直接买了两件带回来。

每次到了换季时节,爸爸总会邮寄衣服给安然,而且差不多都是同样的款式两套的,惹得班上、村里的小朋友无限的羡慕。

(六)

眼看着暑假就要完了,开学安然就该上初中了。

这几天爸爸休年假,天天陪着安然,不是去附近的景区玩,就是看电影,要不就是在外面吃大餐,总之,爸爸要把自己不在身边的许许多多在这几天里补齐了。好像只有这样,心里满意了。

安然知道爸爸、妈妈的心事,但是压在自己心里的事还没有弄明白呢。赶走能说明白吗,她心里也没有底。

有了心事的安然又开始不大说话了,越是这样,妈妈越着急,妈妈只知道女儿是不愿意回老家去。

这天晚上,安然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明天下午自己就要返回渭北了,回到姥姥身边了。她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独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一点睡意都没有的她翻身下了床,左手伸向门把手,门却被推开了,着实吓了安然一跳,抬头一看是妈妈,后面还跟着爸爸。

“宝贝,还没有睡呀?”妈妈说。

安然低声说道:“睡不着。你们不是也没有睡吗?”一边说一边退到了床边,一转身又上了床。

爸爸也走到床边,妈妈拉着安然的手,靠在床边。

“笑笑,明天就要回姥姥身边了,妈妈想和你说说话。”妈妈说。

安然乖巧的点点头,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妈妈顿了一下:“我们不在你的身边,生气不?”安然没有回答妈妈的问话,只是抬起头看看爸爸。

“开学就是初中了,好好学习,三年初中完了,我们想把你接过来在这上高中,考大学。”安然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妈妈,妈妈既然这样说,一定有她自己的想法,那自己什么都不说了。

爸爸接过妈妈的话:“宝贝,在家可要听姥姥的话,姥姥年龄大了,多替我们照顾照顾他们。上初中住宿,自己多操点心,吃饭上别亏了自己,有事多和舅舅舅妈商量。实在不行,就给爸爸打电话……”

安然静静地听着爸爸、妈妈的一言一语,心里却早已有些迷糊了。爸爸妈妈既然舍不得自己走,但为什么不把自己留下来呢。

“好了,宝贝,让妈妈今晚陪你睡吧,怎么样?”突然妈妈说了这么一句。

“不,妈妈,我还是自己睡吧。我困了,明天还要坐火车呢。”安然轻轻地回绝了妈妈。

“那好吧,你睡吧。”爸爸说道,说完站起身带上门和妈妈离开了。

(七)

一直瞪着大眼睛躺在床上数星星的安然不知什么时候才入睡。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安然的房子,安然伸伸懒腰,去洗漱了。

吃过下午饭,爸爸开车带着全家去火车站送安然。安然的心里沉甸甸的,也不大说话,弟弟蹭在她的怀里就是不要妈妈,调皮的弟弟给车里也带来了快乐。

爸爸就像舅舅一样,给安然找到铺位,安顿好,陪她坐在床边,这时的安然眼睛突然湿润了,但她还是忍住了。

“爸,你回去吧,我会照顾自己的,没事的。”安然终于打破了沉静。车厢里的乘客陆陆续续都上来了,眼看就要发车了,爸爸才依依不舍地走下车,又在窗户外面看着女儿。

安怡看着爸爸,隔着玻璃轻轻地摇摇手,心里顿时酸酸地……

清脆的发车铃响了,载着安然的橘红色火车在爸爸的视野里缓缓地驶出车站,渐渐地远了,远了……

癫痫都具有哪些症状
中国羊癫疯十佳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哪家好

友情链接:

悬鞀建铎网 | 女人如花剧情 | 支持余额宝 | 人体模特艺术摄影 | 代理大全 | 果冻三剑客 | 阿衰全集漫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