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舰队岛风 >> 正文

【流年】雨水的味道(味道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次工地上面变成一片汪洋,问题出在哪里?夏工,你是负责基础管道设施的,你应该给大家一个交代吧?可别连累了大家。”项目部负责土建的赵小一双眼紧紧地盯着夏明松,刁钻地问着。

夏明松突然之间听到赵小一问出来这样的话,就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转过头,一脸煞气地说道:“是的,我夏明松是负责基础管道设施的,但是,我要告诉你知道的是,我们是完全依着施工图纸来铺设管道的,倒是你赵小一,你所负责的土建,有没有把管道堵塞?有没有把雨水井堵塞了?你找过自身有没有状况了没有?”

有人本来想附和赵小一的,可是听到夏明松这样子说话,就都没有开口,而是静悄悄地看着两人争执。

夏明松没有等到赵小一说什么,就一边紧握着双拳,“咚……咚”地敲击着桌子,一边鼓着眼珠子,紧紧地盯着赵小一继续说道:“我们不要出了什么事情就往别人身上推责任,作为一个负责人,我们应该多找找自身的原因,多问问自己,我这一块,我们有没有做好?”

听夏明松这样子说着,赵小一顿时变得哑口无言,半张着的嘴巴仿佛半死不活的鱼儿一般,脸色一瞬间也青了起来。

夏明松见赵小一不再开口说话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一时间,简易的会议室里显得死一般的寂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压抑与沉闷,让人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因此,雨滴敲打着窗户玻璃的声音就显得更加的急促,仿佛敲鼓似的。尽管外面的倾盆大雨还在不停地下着,但会议室里却让人觉得很闷热。

我看着这个既寂静又闷热的会议室,看了看赵小一和夏明松两人,摇摇头,额头上面的汗珠子自然地滴落在桌子上面。其实,我的心里很清楚,这样的会议根本不适合我,因为我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的,要不是今天新来的项目总监通知我必须参加这个会议,我宁愿去工地上面巡视,宁愿去检查电箱。

而就在这个时候,“嘎吱”一声,会议室的大门突然之间被推开来。

我不用去看也知道此时此刻站在会议室门口的人是谁,因为,大家都是在等待着这位传说中的“美女钦差大臣”。第一天报到,整个上午就一直泡在工地上面的一片汪洋之中,这样一位新的项目总监,而且还是女的,不熟悉她的人,自然地就会往这个女人很辣很干练方面着想。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所以,会议室里大部分的人都在心里想着:这三把火会不会烧到自己的身上呢?

等了一会儿,我还没有听到一丁点声音,于是,我终于忍不住抬起了头,看向会议室门口的那个方向。果然,会议室的门口站着一位美女,她就是公司派下来的新的项目总监蔡小丽。只见一身黑衣黑裙,可是却拥有着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的完美身材的蔡小丽从会议室门口走了进来。一双足以勾人魂魄的眼神,此时此刻,却透出一份寒光。

会议室原本就已经是压抑沉闷的气氛更是一瞬间就仿佛降到了冰点,空气也仿佛凝结成冰,隐隐之中透露出一丝寒意,让人忍不住的寒毛直竖。我虽然是今天上午才认识蔡小丽的,而且还把她撞倒在雨水之中,但经过一上午的接触,已经对她有了一定的了解。听别人说她曾经是贵州、昆山的项目经理,如此年轻,就是一方诸侯,想必有过人之处,因此,我看到她双目之中射出来的那份寒意,心里也莫名其妙地静了下来。此时,我感觉到自己额头上面的汗珠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们怎么不吵了?”蔡小丽冷冷地说了一句话,然后,用冰冷的眼神逐一扫视过会议室里所有的人。

蔡小丽那份冷艳的气质,在我看来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她看了一圈会议室里所有的人,就像是一个女皇在巡视着自己的臣民那样。

而坐在会议室里的人们,此时此刻,听着蔡小丽冷冷的话,都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下。就连一向针锋相对的赵小一和夏明松在此时也是噤若寒蝉。其实,大家的心里很清楚,如果今天上午工地没有变成一片汪洋,那么,现在的会议应该是一个大家高谈阔论的会议。

此刻,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这雨儿仿佛是从天上倒下来似的,丝毫没有个要停住的样子。我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雨,突然之间,想起了上午蔡小丽和我说的那句话:“赵师傅,你比小丽年纪大很多,往后你就叫我小丽吧。”

我转过头来看着小丽那冷若冰霜的神情,原本就很怕热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小丽的那一刻起,就如同是感受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丝寒意,心间仿佛变得凉爽了许多。

对于小丽那份散发着寒光的眼神,我看着就觉得很不是滋味,于是,我又转过头去望着窗外,我两眼茫然地看着窗外密密麻麻的雨点,在心里自言自语着:都是这该死的雨啊!

就在我的思绪飘到窗外的这一刻,小丽那仍然带着一丝寒意的话语响了起来:“各位,对于今天上午,咱们工地上面变成一片汪洋的事情,我不想多说,但是,我需要在这里给大家敲警钟,以后,在咱们的工地上面绝对不容许再发生这样子类似的事情,尤其是发生了事情以后,大家需要的是众志成城,全力以赴地先解决出现的问题,而不是推诿扯皮。赵工,在我刚刚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你所说的话,在此,我想问问你,在咱们工地变成一片汪洋的时候,你有没有第一时间组织人员抢险救灾?还有,夏工,对于工地基础管道在设计图纸上面存在的缺陷,你为什么在事先没有向公司汇报?作为一名管理人员,你们这是不作为。”

我抬起头看了看小丽,正巧和她的目光相遇,原来,她也正好看着我,此时,小丽的目光看着就觉得暖融融的。我听到她又接着说道:“在这里,我更要代表公司衷心地感谢今天上午奋战在水中的工人们,尤其是场地电工赵大军同志,整个上午都在水里雨中忙活着,尽管他没有你们那样的职务在身,但他更应该值得我们学习。对于赵大军,我会向公司总部推荐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他来参加这次会议的用意所在。同时,也请在座的各位负责人,在会议散了以后,统计一下各个工班今天上午在水中奋战的员工,我会申请公司予以嘉奖。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想不到我蔡小丽的第一把火就烧在今天这样下着雨的日子里。我决定,对于今天上午所有在工地上面的管理人员,扣除这季度的奖金。我来的时候,章总还和我说过,这里有一支具有凝聚力的管理团队,却想不到章总不在这里,这里就变成了一片汪洋,实在是令我失望至极。”

作为一个场地电工,工地上面的人谁不认识我啊。所以,当小丽说到我的时候,会议室里除了我自己,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我,当然,还包括小丽那份带着暖意的目光。

小丽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就转身匆匆地走出了会议室,一如她匆匆地来。她的这一把火,烧得够厉害了,一季度的奖金啊,有些人还不心疼死?

此时的会议室又变得寂静了。我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思绪又回到了上午工地上面的一片汪洋之中。

由于连续下雨,尽管工地一直是在休整之中,但项目部的人们仍然是坚守在岗位上。众所周知,工地上面的员工基本上是来自于远离家乡的一群爷们,所以,在工地休整的时候,他们基本上都是窝在简易的工棚里面,侃大山、打扑克、看电视,在焦急着雨会在何时停止的同时,又担心着自己这个月少干了多少天的活,担心着这个月会少给家里寄多少钱。

一整夜的雨点敲打着工棚,那个声音让人感到十分的烦闷,又让人睡不好觉,因此,我很早就起床了。

按照惯例,我都是在工地食堂吃过早餐以后就在工地的四周巡视一圈,这些天来,我都是这样度过的。尽管穿着雨衣,但是一圈下来,我也基本上变成了一只“落汤鸡”。湿漉漉的身上,我自己知道,一半是汗水,一半是雨水。

当我巡视到工地的3号楼与5号楼之间,我突然发现从雨水管道的井盖上面泛着水泡,凭着经验,我知道是雨水管道在某个转弯处有东西堵塞着,雨水排得慢,水位上升了才会泛起水泡,还有就是这雨实在是下得太大太久了,管道太小,走不及,这或许是设计上的一个缺陷儿。

我观察了一会儿,就去5号楼找了一根PPR管子来,想疏通一下看看有没有效果,当我把PPR管子伸进雨水井,管道里却并没有什么阻挡,于是,我把这根管子插在雨水井里,又快速地向别的地方巡视而去。

在6号楼与8号楼之间,我又发现了同样的问题,而且远远地看去,就知道要比前面的更为严重,因为,这里的几个雨水井正在不停地往上冒着水柱。看到这样的状况,一看自己的脚下,我才知道自己是站在水里。我望着大楼的进出口,又看了看不断地往上冒的水柱,知道用不了多久,雨水就会漫进了楼里,那样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于是,我连忙向项目部的办公室跑去。

当我跑上工地的临时办公区,推开项目部的门,却没有看到有人在。于是,我连门也没有关上就又匆匆地下了楼。

由于心急,我的脚步很快,更由于戴着安全帽,视线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所以,就在我下了楼,想拐弯去工棚宿舍里叫人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拐弯处刚好有人走来,只听到“呯”的一声,接着又是一声“啊呀”,我就看到我面前的雨水里跌倒了一个女人,一把伞正巧遮住着她的头。我知道她是被我撞倒在雨水里的,于是,我连忙伸手拉起她。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下这么大的雨,你就不能走得慢一点吗?幸亏地上有雨水,要不然还不痛死我?你看看,我这一身的衣服成什么样子了?唉,第一天来这里就被你撞倒在雨水里,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你叫什么名字?是那个工班的?”站在我面前的女人一张口就似连珠炮般地质问着我。

我知道是我不小心,才撞倒她的,也庆幸她没事,所以,我把安全帽往后脑扣了扣,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才看着她说道:“是我不小心,也是我太心急才撞倒了你。我叫赵大军,是工地上面的场地电工,因为我刚才在巡视的过程中,发现雨水井排水不畅,有好几个都已经在往上喷水柱了,所以我才来项目部汇报事情的,因为项目部里没有人在,我就想去工棚里叫大家的,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拐弯,也就不会撞倒你了。也是我心里着急,没有仔细看,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都搞脏了,但也庆幸没有把你撞伤。”

“什么?项目部里没有人在?一个人也不在?章总你知道不知道的?他在不在工地?快,你还是赶快带我去现场看看再说。”面前的女人着急地说着。

“你是干什么的?我还要去叫人呢。章总,我知道的,他前几天在工地上面摔了一跤,受伤了,这几天不在工地上面,否则的话,章总肯定是在办公室里的。”我也心急地说着。

“我是新来的项目总监,公司总部派下来的,我叫蔡小丽。章总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这里,可是他没有说是在休息,我还以为他一直在这个工地上面呢,原来他摔跤受伤了。现在你还是赶快带我去现场看看再说。”面前的女人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说着话。

我听到面前的女人说她是新来的项目总监,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抬起脚就向6号楼与8号楼之间跑去。我一边跑着,一边在心里想着,原来,她就是蔡小丽,传说中的公司第一美女经理,第一次见面就被我撞倒在雨水里,我就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来。

“你是不是在笑我刚才出丑了?”

我真的吓了一跳。突然之间发出来的声音,在这样的雨帘之中,不能说是我胆小,因为,我绝对想不到,这个美女经理会跑得这样快。

“我哪里能笑你呢?我是在想我们是不是真的很有缘分,第一次见面,我就把你撞倒在雨水里,想着刚才的场景,所以,我才情不自禁地笑了出声。”我没有说谎的习惯,自然而然地就说出了心里的话。

“你就不怕我以后会给你穿小鞋吗?”

“我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的,如果觉得这里的工作不愉快,我完全可以去别的工地上面,而且凭着我的技术,哪里会找不到工作做?前些日子我们的章总还和我学电工呢。试想,我会怕你给我穿小鞋吗?”

“你别当真,我和你开玩笑说的。说真的,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虽然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是在那样的场景中见的面,但是,凭直觉,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优秀员工。”

“呵呵,刚才撞倒你,真是不好意思,而且你还是新来的项目总监。虽然我是今天第一次见到你,可是你是公司里的第一美女经理,蔡总监,你的名字我早已知道了。”

“赵师傅,你的年纪比小丽大很多,往后,你就叫我小丽吧。”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小丽了。”

两人虽然说着话,可是脚步并没有慢下来,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6号楼的左侧。此时,楼与楼之间早已经是一片汪洋了。由于地势的原因,地面上的水正在不断地向3号楼那个方向流去,楼与楼之间的行人道如同是一条条发了狂的小河,雨水,毫无阻挡地奔流着。

失神癫痫怎么治疗能治好
癫痫有哪些常见症状
西安癫痫病医院排名哪家好

友情链接:

悬鞀建铎网 | 女人如花剧情 | 支持余额宝 | 人体模特艺术摄影 | 代理大全 | 果冻三剑客 | 阿衰全集漫画图片